【彩虹战记】击鼓传文•二

彩虹战记:

这次的传文半路中断,所以就直接发上来啦~

【第一棒——幽兰】
【关键词:心诚则灵】
【cp:青蓝】
【paro:古风if线】
新朝初立,又正值年关,虽是夜里,街上人群仍熙熙攘攘,往来不绝。道两旁的小贩张罗着买卖,使劲吆喝,有胭脂水粉,钗环布匹,也有热气腾腾的饺子汤圆面条馄饨。众人脸上皆带着笑意,有些碰撞摩擦也俱是一笑而过,似乎什么都破坏不了这欢喜的气氛。
沈青冥与谢纯熙也没在众人之中,周边吵吵嚷嚷的烟火气将沈大将军冷硬的眉眼都感染得稍稍柔和了些。
二人行至沧林寺,寺庙内较外边到是清静了许多,因其接待的皆为皇亲国戚,达官显贵,寻常百姓便是连寺庙大门也难以一见。门口扫地的和尚见二人到来,向前迎道:“沈将军,沈夫人,小僧法号妙觉,延虚大师已恭候二位多时,二位这边请。”
两人跟着妙觉走进了一间小室,与大师对面坐下。
“沈将军,沈夫人。”大师点头向她们致意。
“听闻你们沧林寺的签文及其灵验,不知是真是假。”
“求签此事,向来是心诚则灵。”
“那倘若我心不诚呢?”
“不诚盖因不信,若是夫人不信,求取来的签文也就一无是处了。”
谢纯熙脸上忽然浮出了个微笑,“那就求一下我家将军的前程吧。算的是将军的前程,解签的是大师您,我一个小女子心诚不诚,也就无关紧要了吧。”
沈青冥皱着眉听着她与大师的对话,不明白她将自己拉出将军府带到这里有何用意。卜算前程?自己不会信,她也不会信。更何况她的想法,有哪次不是弯弯绕绕让自己弄不明白……
“大将军,您请。”
她的思绪瞬间被打乱,看着桌上的签筒,对谢纯熙道:“你来吧。”
“你确定让我来,我若是求得的签文不灵验怎么办?事关前程不敢大意啊。”话虽说着,手里却已经握着签筒摇晃了起来,惹得沈青冥一时无奈。
一枚灵签落下,大师细细看了签文,“此乃上签,签文曰'否去泰来咫尺间,暂交君子出於山;若逢虎兔佳音信,立志忙中事即闲'。此卦为祸中有福之相,想必是将军征战多年,遇难无数,如今必可前程似锦,享荣华富贵。”
沈青冥摇了摇头,不发一言,而谢纯熙笑道:“多谢大师,知道将军可以享福,我也就安心了。”不知为何,沈青冥在她的语调中听出了些许讥讽之意。罢了,就当这一趟陪她出来散心了。
快要出门时,延虚大师忽然发话:“沈将军,您杀戮过重,身染煞气,有伤天和,还请……一切小心。”
她一愣神,随即略略颔首,“多谢提醒。”便走了出去。
——————————————————
年内,坊间忽传流言道定国大将军竟为女子之身。七日后上朝,太祖当庭质问,大将军不发一言,最终默认。今上震怒,判沈青冥欺君之罪,押入天牢,斩首示众,诛九族。然禁卫军查抄将军府时,发现将军夫人谢氏已服毒自尽,面容难以辨认。
——————————————————
“都说了我心不诚,你怎么还是相信了呢?”


【第二棒——los】
【猜测关键词:诚心】
【cp:无cp,红青绿友情向】
【paro:hp】
红几乎是一打开门就被青撞了个满怀。她一把揽住对方的肩膀,将人拽进屋内,在关上门的同时还检查了一下上边的防护咒。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摆在原位。这个夜晚仍然是安全的。
而青被她从二半夜潮湿的空气中拉进了干燥温和的暖黄色火光里。
不速之客大约知道自己的脸色不大好,而对方也看出来了——红没问前因后果就直接把她拉到椅子上。“我不擅长治疗咒,你先歇会儿,我去看看能不能把绿叫过来。”
“没事,我就借个落脚的地方。”青脱下那件压得她有些疲惫的黑斗篷。她这时已经觉得清爽多了,仿佛周身的水汽全都在她踏进屋子以后散去了一般。她很久都没这么轻松过了,这时就好像是辗转漂泊的旅人终于回到家中——虽说她真正的家庭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怀念的地方;她现在所感受到的纯粹是一种常常被人们称为“家”的平静和安全感。
红往壁炉里投了一把飞路粉。
而青一 时没忍住,踢了那摇摇晃晃不怎么稳当的桌腿一脚。
红本来就是这种说干就干的性格。青与她共事的时候,她就总是像这样不温不火地坚持自己的做法,每次都能把青那尖锐的势头化解掉,但还是让她更不愿意妥协。她们常常就这样僵持着,互不相让。
最后总是红把手头的东西一放,说:“别管了,我们先做点别的好了。”
于是她们在相互对峙的过程中读了图书馆第四个书架里边那些莫名其妙的小册子,听遍从巷子两边各种小铺内传出来的流行歌曲,数次被费尔奇追着躲进楼梯后边或者积满了灰连门都差点打不开的小房间里,还做了几回见义勇为的模范青少年。
这时候飞路网连上了,绿的脸从变色的火光里露出来:“发生什么了?”——她的神情看起来也有些疲倦。
红保持着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啊?”绿的视线转向站在一旁的青,“……哇哦。好久不见?”
“……嗯。”
绿噗地笑了出声。
其实她们很久没这样见过面了。这些年局势日益紧张起来,青自己又有特殊身份,能偶尔和凤凰社里的随便哪一位闲聊一会儿就不错了。她跟蓝的来往倒是比原来多了,然而那些来往总是让她不得不提心吊胆、警惕万分的。
当年考完NEWTs以后,他们这帮人难得地齐聚在霍格莫德,沿着街道一路走下去,最后人手一杯黄油啤酒,就挤在三把扫帚里某张靠窗的桌子上,拍了张纪念照。
第二天那照片才洗出来,青还没来得及拿到自己的那一份,就跑去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
“我毕业以后就要接受黑魔标记了,”她说,“所以我想为你们传递情报。这样可以吗?”
桌对面的老人眨了眨眼睛。
后来红还是把那张照片递给她了。她看到照片里黄黑调笑打闹着,红不禁舒展眉眼微笑起来,逃课跑出来与他们一同庆祝的蓝和绿也是一副舒心自在的神态,全然没有平时好学生的样子。
而现在红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温和了,举手投足间越发刚硬起来,虽然幸好没有变成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倒像是个真正热血的年轻人;绿就算还是这么活泼,也逐渐显露出坚定而认真的神色来。也许是在这样特殊的战争时期,岁月没有再如传说中那样磨平人们的棱角;相反,它让这些人越发坚强决绝起来了。
青盘腿坐在硬得硌人的木头地板上,听着绿讲些近来发生的事。红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和她对视一眼:“我们会让他们知道,确实有些东西是恒久不变的,但那不是什么纯净的血统这种无稽之谈。”
“比如校长办公室门口那个见鬼的没人能看出它是啥生物的破石像?”绿咧嘴笑起来。
后来青有一次回到霍格沃茨,看见那座石像确实还是老样子,一点儿也没变。


【第三棒——黑黑】
【猜测关键词:】
【cp:】
(文没写完)


【第四棒——fx】
【没有前文哪来的关键词…这其实严格的来说不是接文,但还是一并整理了】
【cp:紫灰】
【paro:hp】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进翻倒巷,但是却是头一次走的这么深入。这个永远存在于光明的另一面的地方仿佛一锅邪恶的魔药,散发着幽暗的气息,令人作呕的气泡咕嘟咕嘟的冒,越到锅底越是粘稠和剧毒。歪歪斜斜的指路牌已经残破不堪,道路两旁的店面似模似样的写着“welcome”,脏兮兮的橱窗里的东西仅仅是看着就令人脊背发凉,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阴暗的角落里盯着巷子里的路人,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撕咬你的皮肉。
我轻轻的抖了抖袖子将魔杖攥紧,另一只手把从肩上开始滑落的画箱往上提了提,从兜里翻出了那人给的路线图,形状随意得像是从某张羊皮纸上随意撕出来的一角,还沾着污渍,大概是某种魔法试剂。
翻倒巷74号……
我轻轻的念叨着,把路线图翻来覆去的看,又仔仔细细的对应了一下,终于是确认了位置。
并不是想象中类似于翻倒巷其他的店面,旁边没有任何橱窗,厚实的木门被一个很宽的插销插得死死的,齐眉处嵌着一块铜制的门牌,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
Grey&White, No.74, Knockturn Alley
我又看了看那张路线图,看起来和门牌出自同一人只手。同时我也注意到了那张羊皮纸上逐渐浮现出一行小字。
轻敲三下,报上你的名字。
我照着做了,插销“嘭”的一声弹开,我试着拽了一下,果然打开了。一条昏暗的走廊向上方延伸,随着门的打开,从门边开始一簇簇的火苗在烛台上燃起,仿佛在为我指路。我把门轻轻的带好,沿着走廊小心的走了进去,随着我走过,烛台也依次熄灭。
楼梯很长,我走了不知道多久才走到尽头。我抬手敲了敲走廊尽头唯一的门,门立刻被人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淡茶色的头发和柔和的面部轮廓给人一种温和的印象,苍白的肤色显得有些病弱,但是只要这个人住在翻倒巷,便是与善类绝缘,在他抬起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那双深灰色的眼睛深邃得如一口枯井,但是井底还插着带着冰冷锋芒的尖刀,盯得我如芒在背。
“我是被方先生介绍来租房的。”我说。
男人眼中的锋芒一闪即敛,熟练的露出了一个彬彬有礼的笑容。
“是的是的,我知道。”他笑着侧身让开了门,我走进屋内,身后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那是一种很格式化的热情。“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小宠物假期会来,所以我盘算着将空房间租出去。房间在楼上,一会儿我会给你钥匙,租金100加隆一个月,月初付清——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只有一个问题,”我说,“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叫我Grey就好,”男人向我伸出手,我也伸出手握了上去,“那么——欢迎来到灰白公寓。”

评论
热度(12)
  1. 空谷谷主兰九如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这次写得特别放!飞!自!我!
  2. 街灯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线_本初子午线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 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