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战记】【蓝绿友情向·HP】送别.by los

10月写的,当时没绑手机号不能转过来……

彩虹战记:

进入七年级之后,维卡莉斯的生活几乎立刻变了个样,毫无保留地展现出以前从未彻底显露的,狰狞而让人厌恶的面貌,这幅风景陌生得连她自己都要不认识了。
也许是因为艾瑞娜、乔什和玛丽都离开了学校,让原本阿特兰塔毕业后仍能忽视的空缺,终于演化成了一道裂缝。当下的时空远非静止;正相反,一切喧哗纷杂、吵吵嚷嚷的都在飞速发生,繁忙的学业、漫天飞散的报纸、某位先生的崛起和迫近的未来……然而这些光怪陆离的碎片都无法彻底填补他们的缺席,反而将那个空洞撕扯得更大,像黑洞一样吞噬着原本未曾察觉的、似乎轻而易举就得到的快乐。危机与压力掩盖不住沉闷的底色,枯燥和无聊如影随形。
露西尔在阿特兰塔走后就把自己埋进了书堆里。六年级的时候,玛丽还会把她从那里面拉出来,扯着她跑过楼梯和走廊,艾瑞娜也会叫上她们,一起去庭院里散个心,在碧蓝的天空下,坐在青草地上歇息一会儿。而现在,她几乎是住在了图书馆里,哪怕离开一刻都嫌太多。
如果告诉四年前的露西尔,她如今会完全出于自愿地如此拼命学习,她也许会当场愣住,以为你是在开她的玩笑。正如你如果告诉四年前的维卡莉斯,她在七年级时会将大把的课外时间都用来练习决斗和实战,她也一定只会对你翻个白眼。
可见人生的轨迹总是出乎人们的预料。
除此以外,就连露西尔和维卡莉斯之间的友谊也成为了脱离轨迹的事物之一。在其余的朋友们都先一步毕业以后,二人之间的关系似乎疏离了许多,看起来甚至是维卡莉斯有意拉开距离,以至于同寝室的赫奇帕奇女孩格温·奥莱安数次为露西尔忿忿不平:“你们以前关系那么好,她为什么突然这样对你?这简直是无理取闹,她的脾气太古怪过分了。”
这一年刚开学时一切似乎都还正常,但后来露西尔便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触及维卡莉斯。即使在同一个教室上课,二人之间也总是隔着庞大的人群。一次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合上的魔药课后,露西尔终于在教室门口遇见了维卡莉斯,便顺口叫住了对方,想要问问对方,是否愿意一起去图书馆自习。
但她才开了个头,维卡莉斯就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来。在她与她对上视线的同时,神情立刻变得古怪起来,蓝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冷漠和厌烦。露西尔不由得愣了一下,还想说些什么,对方却一言不发地扭头就走。
格温忍无可忍地走上前去拦住她:“喂!你做什么?露西尔问你话,你没听见吗?”
“请让开。”维卡莉斯轻哼了一声,“我没空跟你纠缠。”
然后她拉过身边的斯莱特林朋友,健步如飞地向前走去,把露西尔连同格温一起甩在了身后,只留下一个背影。
格温重重地向前走了几步,气愤得直跺脚。露西尔却只是无奈地微笑着摇了摇头,拉过格温,一脸不可说地与她一起转身离开。其实她们之间的关系并非渐行渐远,而是更紧密了,只是这只会在私人场合中发生。而在别人面前,维卡莉斯从不愿意与她多交往。她也隐约明白维卡莉斯在躲避什么,这让她感到不安,但也无能为力。
她太忙了。阿特兰塔已经接受了那个烙在灵魂上的黑魔印记,也走上了九死一生的卧底之路,露西尔自然也要跟上她的脚步,与她并肩同行。拼命学习以成为圣芒戈的治疗师,是她自己能够帮上忙的独特方式——不仅仅是为了阿特兰塔,也不只还有其他朋友们,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有亲自救治他们的机会,但能够救治其他同样的人,她的努力就依然具有同等的意义。
她不断往前走,时间在飞快地流逝。这个时候,其实谁也没有选择,谁也没有余地去仔细思考了。她只能拼命向前走,在一往无前的追逐中,把一切疲劳和焦虑、怀疑和踌躇全都甩在身后,好像这样就也能一并超越死亡和光阴,让它们永远也赶不上他们的步伐。
有时候她依然会觉得疲累。图书馆的下午让人昏昏欲睡,她独自窝在角落里的圆桌边,盘着腿坐在硬木板凳上,对着桌上和腿上摊开的大部头感到头晕目眩。阳光从身旁的窗口倾泻进来,笼罩着她柔软的棕发,又洒在悬浮晃荡的尘灰上,在空气里留下一道朦胧的直线轨迹。
维卡莉斯轻盈地从书架后面翻跃过来,平平稳稳地落在地上,轻得不发出一点声音,却带起一阵风。她的一双蓝眼睛被睫毛的投影半遮着,在日光下闪闪发亮。
她一把抽过桌上的书本,然后对着露西尔咧嘴一笑。
“你坐了太久啦。”她说,“我要去练习决斗,搭个伙吧?”
只有在这些琐碎的光影和片段里,七年级的露西尔才会感到自己又拾起了过去的那些趣味和灵感,而维卡莉斯大约也是如此。
“你不跟罗尔她们一起吗?”露西尔问她。
维卡莉斯摇头:“今天不想去。平时用的教室也锁着,还得自己找地方。”
这天的霍格沃茨不像平常那么活跃,但还是有许多人四处走动。维卡莉斯和露西尔轻车熟路地绕开了最拥挤的几条走廊,找到无人通行的狭窄楼梯——她们当年无数次夜游时走过的就是这样的路,最后也总能找出一些无人占用的空旷房间。
任何一个足够大的房间,只要锁了门就都可以充作决斗场地。练到后来两个人都大汗淋漓,随意施放几个清洁咒之后就干脆席地而坐,又找了个不太硌人的杂物架子充作倚靠。
露西尔想起了她许久以来无法忽视的不安。
“你究竟想做什么?”她问维卡莉斯,“也许你和艾瑞娜聊过,但是我也很担心你。你愿意告诉我吗?”
维卡莉斯转过脸,挑眉看着她。
于是她说了下去:“我想问,你为什么要避这个嫌?这有什么可掩饰的,难道你想……”
“别说了。”对方逃避一般地打断了她的话。随后又飞速地补上:“——我保证,我不会做让你们或者我自己后悔的事,这样可以吗?”
露西尔叹了口气。“……我也这么希望。”她最后只能这样说道。
后来NEWTS终于结束了,但日子再也比不上OWLS考完后的那样轻松,还没得到喘口气的机会,她们就也要毕业了。最后几天里,艾瑞娜抽空回来与她们寒暄了几句,玛丽和乔什则选了另一天,约在霍格莫德,一起来的还有乔什的弟弟乔西,正巧从OWLS中获得短暂解脱的维克希拉也来凑了个热闹。他们和露西尔一起走在霍格莫德的街道上,欢声笑语充斥着周身的空气,就像以前一样。
可是阿特兰塔没有来。维卡莉斯也没有来。
最后离开学校的那天,一起走的依然是露西尔和维卡莉斯。她们买了两杯黄油啤酒,在大街小巷里兜兜转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两句,好像这个迷宫永远也走不完。
不知不觉中,她们走到了一个无人的路口。小巷的尽头连接着一条稍微宽一些的道路,两边是砖头和破旧大理石的矮房子,屋檐上的瓦片向下倾斜,挂着水珠。稀疏的人影进出忙碌,有断断续续的歌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维卡莉斯看了看路牌:“是这里,我要左转了。”
“嗯,我好像得走右边下坡。”
“那……就这样了?”
时间也已经走到了同样的傍晚,正是这一天的太阳快要结束的时候。是该分别了。
一切好像静止了,她们肩并肩站着,谁也没说什么。然后维卡莉斯侧过身,用力抱了露西尔一下。
“再见!”她说,傍晚的微风吹拂着她的脸侧的金色发丝。
“再见。”
露西尔站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看着维卡莉斯的背影逐渐远去,才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迎着垂死的夕阳,坑坑洼洼的石砖路向下坡处延伸,两侧的灯柱留下一排长长的、寂寞的影子,分割开明暗的界限;而那一颗颗透明的玻璃球,盛放着天空的颜色,泛着橘红色的鲜丽光泽,仿佛点燃了的跳动着的火花,流光溢彩。
这条道路无限地随着风向前流淌而去,在无尽的尽头,座座远山沉默地层叠排开,遮住了天际。沿途的空气里漂浮着光的粉尘和碎片,熠熠闪烁的过去岁月的粉末飘洒下来,天上的流云也都烧成了夕阳的余晖。

评论
热度(9)
  1. 街灯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10月写的,当时没绑手机号不能转过来……

© 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