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战记】【hp战后】糖果和故事 byLos

彩虹战记:

门铃响了。
那个老铃铛一瘸一拐地响起来的时候,兰斯忒正抱着双腿坐在小房间里的沙发上,试图把自己埋进柔软的布料里边,假装自己可以像冰激凌那样融化掉。一堆念头在她脑子里飘来飘去,却什么也抓不住。
她的房门半开着,隐约可以看见坐在桌边的帕特罗。听到门铃声时,他站起身来,走出了她的视线,然后是门锁打开的声音。有人在门口跟他交谈了几句,然后一个女性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早安,兰斯忒。”
“嗨,露希尔!”兰斯忒跳起来,跑向门口,回应对方的招呼。露希尔·格林尼的拜访让她郁闷的心情几乎一扫而空。
跑到门口时,她被门缝里溜进来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寒颤,但这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到她。她敏捷地跃过地板上的杂物,扑进了露希尔的怀里。两个人都站在原地大笑起来。
“霍格沃兹怎么样?”
“太酷了!”
“让我猜猜……你肯定夜游了。”
“这个嘛,当然啦!露希尔你果然懂我,嘿。”
这个话题让她感到非常愉快。那些夜游的经历,对她目前还很有限的人生来说,都是可贵的、明亮的,充满了欢声笑语的珍宝的碎片,尽管她从来没有缺少过这样的珍宝。她的冒险经历,就像摆在床头柜上的糖罐子一样,总是满满当当的,色彩斑斓地发着光。
在她迫不及待地炫耀这些经历时,却惊讶地发现,露希尔似乎对她所说的一切都早已了然于心。她从没想过,这个温和的大姐姐竟然也会有一个叛逆的学生时代。
“当然啦,你可别小瞧我了。我只是运气不太好。”对方这么回答她的疑问。
“哈!我的运气就可好了,一次也没有被抓到过。”
“真的一次也没有?”帕特罗不怀好意地凑过来。
“喂!你别以为——”兰斯忒自觉缺乏底气,难得地把说到一半的话咽了下去。她有些不安地看向帕特罗,又心虚地把视线移回露希尔身上。
“哦——”露希尔了然地看了她一眼,“你又闯祸了。”
兰斯忒双手叉着腰,抗议道:“没这回事。我……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可不是吗。”
“喂……”
“好啦。”露希尔转移了话题。“来,伸手。”
兰斯忒听话地把双手伸了过去。露希尔笑着掏出魔杖,在空中点了几下。她的口袋中顿时变出了许多五颜六色的小方块,一颗接着一颗,闪着光,像炮仗一样欢呼着,哗啦啦地蹦进了兰斯忒摊开的手心里。这么多的糖果,最后满得溢了出来,在房间里四处乱跳。

“谢谢露希尔!”
兰斯忒捧着糖果,笑着对露希尔道谢。她跑进房间里,将糖果倒进那个施了空间魔法的玻璃罐子里。露希尔跟着她走了进来,坐在她的床边。
“兰斯忒。”
兰斯忒撇撇嘴,继续捣鼓着自己的糖果罐子,假装没有听见对方的话。她知道每次露希尔用这样的语气叫她,都是想要跟她较真的前兆。而这种时候的露希尔一定是个难缠的对手,谁也别想糊弄她。
不过每一次,她总还是会认真听她讲话。
“兰斯忒。”毫无疑问,露希尔没有被她骗过去,“其实我以前有个朋友,也像你这样,总是做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给自己找了不少麻烦。但每次她都会自己解决问题,这也就是她了不起的地方。”
“所以呢?你的朋友都是最厉害的,我早就知道了。”兰斯忒把糖果罐子扔在床上。
“不,我不是在说……”露希尔反而有些慌乱了起来——这让兰斯忒不再生气了,甚至差点笑出声。整理了自己的语言之后,露希尔继续说道:“总之,我想说的是,嗯……你很棒,明白吗?会闯祸是一个人能拥有的最好的长处。但是如果你能解决自己闯出来的祸,那就更好了。你不能总给帕特罗添麻烦吧。”
“我懂啦。”
“哈哈……明白就好。”

“还有之前那件事。”兰斯忒突然说道,“我做到了!你赌输了。”
“啊?”
“那个赌约。我猜到了这期《唱唱反调》的封面!你得给我讲故事。”
“好吧。”露希尔一手支着头,她褐色的卷发沿着从指缝里滑下来。“不过在这之前,”她说,“你得回答一个问题,作为交换。”
兰斯忒锤了一下床垫:“这不公平!明明就是我赢了。”

“……好吧,你问吧。”跟露希尔对视了几秒之后,兰斯忒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露希尔问:“你以后想做什么?”
兰斯忒捏着糖罐子,在心里默默掀桌。
“我……”
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个问题,但是看到露希尔认真的神情时,她却犹豫了一下,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我要当傲罗!”几秒钟之后,她大声而急促地说出了这句话,把自己积蓄的能量一泻而出。在那一刻,也许只是错觉,但某种奇妙的东西凭空诞生了。那就像是许下一个愿望,或者立下了一个誓约。原本这只是数千个憧憬和幻想中的一个,但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终于相信了它。
露希尔摇了摇头,微笑着鼓励了她。
“那很好呀。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就是个非常优秀的傲罗。”她说。
“我知道。”兰斯忒撇嘴,“你的朋友们都可优秀了……违过纪,闯过禁林,参加了战争,什么事情都做过。”
她又说:“但你别以为我就不行,这些事情我也都会嘛。”
说到这里,她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自大,但还是有些犹豫地继续说了下去。“……好吧,我没打过仗。”她抬头看向露希尔,“但我以后也照样能做一个了不起的战士……相信我。”
“我相信你。”
听到这句出乎意料的话,兰斯忒惊讶地抬头看向露希尔,但后者只是平淡地继续说着。
“——不过呢,很可惜,战争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你已经没有机会啦。”她故作惋惜地摊开双手。
这本该是幽默的,但她的话语里却夹带着某种叹息声,轻不可闻,顺着空气沉了下去。这让兰斯忒也不自觉地严肃了起来。
露希尔自己却显得十分轻松。“总而言之,”她说,“非常不幸地,我们已经打过太多的仗了。所以你嘛——你必须得好好生活,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
她自顾自地、发自内心地笑着。
……
“不行!”兰斯忒想了一会儿,便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她的意图。
——“你还没给我讲故事呢。”

END.

评论
热度(7)
  1. 街灯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 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