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战记】【蓝个人向·hp】人间四月 by.Los

彩虹战记:

在一个潮湿而阴沉的春日的傍晚,维卡莉斯踏着雨水和轻而稳的脚步声,走进了对角巷深处一家窄小的店面里。她瘦小的身形在几排木架子上斜斜地落下投影,那上边整齐而紧密地码放着的纸盒里有几处隐约的光点在闪动着,在阴影中此起彼伏地点亮又熄灭。
“晚上好。”一个轻飘飘的嗓音从一排排货架之间传来,然后小个子的老人佝偻着背走到了维卡莉斯面前,“啊,瑞柏恩小姐。十年前你来到这里……雪松木,独角兽毛,施咒灵活,也有着不错的力量,是根很坚韧的魔杖。”
他走到近前,目光便攫住了面前这位客人的脸:“每个人都得到他自己独一无二的魔杖——都被魔杖选择……八年前你和那个小姑娘一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喜欢它的……这一次你为什么回来?”越过空气里漂浮的尘埃,维卡莉斯与他对视;她看到一丝若隐若现的亮光。这大约也同样是魔法的痕迹。
维卡莉斯眨了眨眼。“晚上好,奥利凡德先生。”她从袖口取出对方先前描述的那根魔杖,递了过去,又补充道:“最近它不太好用了,时常会有些失控。我不确定发生了什么。”
奥利凡德握着魔杖,用三根手指的指腹摸索着那木质表面棕黄色的纹路,像是水鸟的双翼安抚着湖面,维卡莉斯能清晰地看见他那双属于匠人的手上胀大的关节和微微颤动的青筋。他又拿起手柄,不知对那魔杖做了什么,使得周围的一些盒子中发出一串叮叮当当的声响,震落了一片灰尘,周围的空气好像比方才更加浑浊了。
“魔法失控,木质……不,不是这个问题,也许是杖芯……是了,也许就是……”奥利凡德若有所思地再次将其晃动了一下。
然后他将声音提高了一些,与方才的呢喃声区别开来。“你的魔杖——独角兽毛杖芯,最为忠诚而坚定不移的一种——它很悲伤。”他的眼神在维卡莉斯的脸与手中的魔杖之间徘徊着,“你让它做它不愿做的事。”
维卡莉斯没有继续和对方对视。“它不愿做的事?”
“有很多。比如说,黑魔法。过于粗暴的对待,能让它死亡——你的杖芯被你伤害了,并且因此而不再能够执行你的命令。”
她仿佛被这些其实十分温和的语句中的某些词语给击中了一般,在奥利凡德讲到一半时猛然抬起头来,然后又低下去,整理了一下自己长袍的领口。细碎的金发随着她的动作垂下来,遮挡了她的部分神情,但她的双眼依然是发亮的,浅棕色的眼珠向上转动,盯着奥利凡德手上的动作。
她问对方:“这样的伤害能被恢复吗?”
“很难。”老人将魔杖交还给她,“一般来说,这些损伤是不可逆的,常常会对魔杖的使用造成永久性的影响。你无法恢复它,就像你无法拼接起一根折断的树枝……你能把它拼回去,但裂痕会一直在,永远不会被消除。”
“那我就换一支魔杖。”这本来是件难以处理的事,然而维卡莉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奥利凡德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好像在审视一个前行的灵魂。
她走出店门时,天色比原来稍稍晴朗了一些,但还是偶尔有雨珠往下落,尽管没有任何一颗落到她身上。周身空气中,店内干燥的尘埃被外边潮湿的水气所取代,恍惚间维卡莉斯似乎闻到了青草和叶片的味道。那种只存在于错觉中的属于户外与泥土的气味,好像还裹挟着一丝生机,她想那是因为这已经是春季了。
她沿着这宽敞的街巷往回走,回想起一些过去的事——艾瑞纳将长发披了下来,那微卷的棕黑色头发向下垂到她的肩膀上,与维卡莉斯脸颊的一侧挨得那么近。她听到艾瑞纳说:“如果你想的话,以后随时都能回来找我。”然后她们相互道别。那时维卡莉斯才刚刚毕业,主动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与学校里的朋友们分道扬镳。
而这一年四月,她第一次换了魔杖。几个月后,她在办公室里得知了艾瑞纳的死讯,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评论
热度(11)
  1. 街灯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线_本初子午线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 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