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战记】【蓝个人向·hp】琥珀 by.Los

彩虹战记:

在第三次走到电梯前时,维卡莉斯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困住了。
这时已经是晚上了,太阳滑入地平线之下,天空快要彻底暗下去了。走廊里亮起了大片摇曳的烛光,由于它们的明亮而让一切阴影都被挤到了夹缝中。
维卡莉斯同那些影子一样被困在这条走廊里。她焦躁地来回踱步,试图理清思路,却越发不安起来。最后,她倏地收住了脚步,站定了身子。
当她抬眼时,恰好看到罗齐尔正从对面向她这边走过来。他低着头,看起来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垂下来的发丝挡住了他的神情。维卡莉斯没有主动出声,而他在沉思中撞上了她的肩膀。
“噢,抱歉。”他嘟哝着抬起头来,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扫过了她的脸。她看到他的脸上残留着一种诡谲的兴奋,然而这只是一瞬间的事——罗齐尔很快就改变了神情;他微笑起来,眼睛里闪着光:“晚上好呀。”
“晚上好。电梯出了问题,你知道这是怎么了吗?”她问。
“是啊,电梯坏了。“罗齐尔眨了眨眼睛,“我们出不去了。”维卡莉斯从他的笑容里读出了一种讽刺的意味。她此刻心神不宁,无心与他纠缠。但就在这时,她确实感觉到了某种危险的信号,在空气里弥散开来,把她包围在中间。
她上一次见到这种笑容的时候,是罗齐尔凑到她跟前,挤眉弄眼地对她说:“你猜我们昨晚的行动搞定了谁?”
等不及她的反应,他立刻说了下去:“告诉你吧——是艾瑞娜·卡特!”
艾瑞娜·卡特。维卡莉斯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再次问道。
罗齐尔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他说,“也许我该去那边看看。”
他指了一个方向,便匆匆离开了。
维卡莉斯对着他的背影凝视了片刻,然后立刻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她迅速穿过走廊,打开她的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她十分确定这个地方一刻也不能久留了,越发强烈的危机感催促着她立即行动起来。她关上门,对着门板施咒,连着下了好几个禁制。她魔杖指向的地方亮起了淡淡的光,又逐渐暗了下去。然后她走到办公桌前,挥动魔杖,点亮了一盏灯。
在昏黄的灯光下,她一个接一个地打开那些抽屉。门钥匙,随便什么能带她离开这个地方的东西,只要能找到——她心里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全然专注地寻找起来。随着她飞快的动作,各式各样的纸片和灰尘纷纷飞散出来,在空中打着旋儿,很快就铺满了周围的地面。抽屉里的物件也被震动了,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她的指尖快速划过这些东西,各类档案,预言家日报,不,时钟,不,她记得自己一定在这里准备过的——一定有那么几个门钥匙,就在这个房间里——
——她停了下来。
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像是得到了无形的指引一般,她顺着自己瞥见那道闪光的方向望去。
在一个几乎被遗忘了的角落里,一张小小的卡片安静地躺着,橘黄的烛光映在它光滑的表面上,那里边有什么东西在变换着。她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将它拿了起来。
那是一张相片,是她的朋友们毕业时在霍格莫德酒馆里的合影,那时候她也翘了课,参加到他们的狂欢中去。在照片里,棕发的艾瑞娜侧着身子,对着镜头眨了眨眼睛;露西尔拿起杯子,抿了一口黄油啤酒;在她身边,阿特兰塔正转过身来,而后排的玛丽握住了乔什的手,二人说着些什么悄悄话,胸前的吊坠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闪烁。
那是过去的时光和欢声笑语,被封存在这样一小张泛黄的纸片里,闪闪发亮,如同一块凝固的琥珀,泛着透亮的温暖色泽。
她盯着艾瑞纳看了一会儿,又扫过其他人的脸。琥珀里的艾瑞娜刚刚完成了学业,正要面对一个崭新的未来,她还如此年轻;而此刻她已在泥土和烟尘中被埋没了,留下一间空空如也的房间,和一张焦黑的纸片。琥珀里的玛丽和乔什牵着手,他们后来也是这样死去的。在他们的身下,酒馆潮湿的木板缝隙里,生长出了脆弱的新绿。
那些故去的人们的影像,被保留在琥珀中,为当下带来某种慰藉和错觉,而实际上他们已经烟消云散了。那透明松脂里依稀可辨的家乡,也早就不复存在,成了一片废墟,通向那个地方的退路也被彻底切断了。
在一片与世隔绝的死寂之中,维卡莉斯在桌前坐了下来。屋内唯一的火光在她手边跳动着,和她一起陷入了沉默。
过了片刻,一声响动从门口处传来。那扇门向内打开,随着铰链的旋转,大量刺眼的金黄色光芒喷涌而入,又立刻被接踵而至的人影切散了。走在最前面的正是罗齐尔,他的脸上有一种属于掠食者的得意神情,但维卡莉斯不再注意这些了。
在第一缕光线打破那个开口的时候,悬在空中的铡刀终于轰然落下,将摇摇欲坠的时间劈成两半。属于过去的那些碎片被敲得支离破碎,纠缠着坠落下去,而所剩无几的未来则被吊在半空,像一颗被随意抛弃的孤零零的头颅。重重黑影呼啸而来,如同成群的蝙蝠在夜风里扑向漆黑的岩洞。
她迎着浪潮站起身来,手上仍然捏着那张相片。

评论
热度(11)
  1. 街灯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线_本初子午线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 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