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战记】【黄蓝·现代if】一次诱拐 by.Los

彩虹战记:

远远地看到那个女孩的身影时,方源几乎是下意识地跑了过去。直到来到了对方跟前,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想好要说些什么,但这时再退缩就已经晚了——对方已经注意到的他的存在;她抬起头来,一双棕色的眼睛直直盯住他。
于是他也只好迎了上去。
“昨天的事,”他说,“是我们做得过分了……对不起啦。我没拉住他们。”然后他低头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想找点什么东西出来,作为对女孩的补偿,同时也传达一下自己的诚意。但是这件事发生得太匆忙了,他一 时间什么也没能找到,难免有些尴尬起来。
女孩倒是没注意他手上的动作,反而问他:“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然后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秒,突然笑了起来,几乎笑得弯了腰。方源也不恼,反而也微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笑够了,她抬头对方源说:“作为补偿,你今天带我玩吧。我们认识一下?”
方源被她问得楞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好啊。”他说,“我叫方源。”
“谢纯熙。”对方站了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我现在要走了,下午再来找你玩?”
“好啊,不过我一会儿就要回去工作了,要不你晚上再来吧。”方源说着指了指街角处的一间店面——那是一家酒吧,在门口上方挂着彩色的招牌,在夜晚会打出五颜六色的灯光,“我在那边打工,你可以来找我。不过别在附近晃了,不管遇到什么人你都避着点,这边不太安全。你不常来吧?”
谢纯熙点头:“那我晚上来找你。”
当天傍晚,在天空还是一片平整的蓝色,而街上刚刚亮起灯光的时候,方源走出酒吧的大门。他有些惊讶地发现谢纯熙已经在门口了。她换了一身衣服,穿着宽松的衬衣和中裤,正熟络地与几个青年聊着天;然而她显然是不曾认识他们的。
这时谢纯熙也注意到了他。方源向她挥了挥手,她就与那几个人道了别,向他这里走了过来。
“嗨。”她说,“你是一直在这里工作吗?我是说白天的时候。”
“嗯,有时候也会晚上来,看情况吧。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你想做什么……要我带你去什么地方吗?”
谢纯熙眨了眨眼睛:“是啊。我不太清楚你们这边的情况,要不你带我到处逛逛?”
于是他们就漫无目的地游荡了起来,沿着这条街一直走下去。对于对方的存在,方源是感到颇为疑惑的——这个看起来像他中学班上那种好学生的女孩,到这种地方来,是要做什么?
这么想着,他们就这样一路往前走了过去,边走边随意地搭着话。在穿过一条窄小的巷子时,迎面走来了两个人,跟方源打了招呼。
“哟,约会呢小子!你从哪儿拐来的姑娘啊?”
“呸,说得好像人人都跟你一样似的。”方源拉过谢纯熙,快步走了过去。他边走边对她说:“你别听他们讲话。”然后,他半开玩笑地补上一句:“要知道,我们这边从来都是动手不动口的。”
谢纯熙笑了起来。他们出了巷子,继续往前走。
“这边很久没人走了,”方源边走边向对方解释,“没什么好玩的,但我们通过这边可以走到大马路上去。”他指了指身旁:“像这种房子,大概都空了好几年了吧,门还成天锁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谢纯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我们要进去看看吗?”她问。
他否决了这个提议。“最好别去。”他说,“那是别人的房子,门也锁上了,就算了吧。况且我们也不知道里边有什么呢。”
但谢纯熙打断了他,再次问道:“你敢进去看看吗?”
她双臂环在胸前,以一种征服者的姿态面对着方源,而方源也看着她。一股难以名状的激情终于冲开了闸口,涌了上来。这是一种想要抛开一切、为所欲为的欲望,要摆脱平常的生活、去尝试所有不可能的事。这样的一种情感,早就已经在他的心底酝酿了很久了,在悄然间发酵膨胀着,在这一刻冲破了最后的阻碍。他所尽力维持的平衡和克制也在同时土崩瓦解了。
“去就去,”他说,“我们怎么进去?”
这当然是难不倒他们的。在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就商量好了一切的计划,然后相互配合着执行起来。在这件事上,他们确实是天作之合——这样的速度和行动力是方源即使在之前混日子的生活里都没有体会过的。
窗玻璃被打破了,有一些锋利的碎片仍然竖着。方源小心地清理掉了那些碎片,就踩着窗台钻了进去,而谢纯熙紧跟在他后面。
在他落地的时候,就感到周身扬起了许多粉尘,大约是沉淀了很多年的积灰,颇为刺鼻。在他身后,他听到谢纯熙轻巧地从窗台上滑了下来,站到他身边。
她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一道晃眼的白光顿时照亮了眼前的景象。他看出这是一间普通的居民公寓,搬空了一半,破损的纸箱堆满了墙角,而剩下的地方依然留下了一些家具。由于空间的狭小,那些被抛弃的桌椅、橱柜和废纸箱摆在一起,竟然给人带来一种很拥挤热闹的错觉,好像一场刚刚结束的狂欢。
这就是一场狂欢。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方源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很重而又很快速地落在胸腔里。他能听到这个声音在他的身体里疯狂跳动,几乎要打破屏障,冲出体外。
谢纯熙颇有兴致地晃着手电向屋里走去,方源也跟了上去。他的脚步是有些飘的,踩在柔软的灰尘上,仿佛畅饮过后那醺醺然的状态一般。
那束白光却恨不得尖叫着让人惊醒过来。它掠过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把这间房间的过去和这里曾经有过的生活的痕迹摆到了这两个陌生人的面前。
方源看到那唯一的柜子顶上摆着褪色了的相片,然而这束光芒太强烈了,在布满划痕的相框玻璃片上铺开了一层白色,他没能看清照片里的人的面貌。在与屋主的过去的对视中,他终于有些冷静了下来,开始感到一种身为闯入者的愧疚。
“也就这样了。”谢纯熙打开了几个抽屉,又把它们合上,“走吗?”
“好。”方源说。
他们从那打破的窗口离开了这间屋子。方源回头看了一眼;天已经暗了,那窗框上边空荡荡的,挂着几片孤零零的碎片。
离开了这里以后,他们又继续沿着这条小路走下去,穿过了一片长满杂草的后院,来到了另一条街上。这里的行人开始变多了,路灯也好像比刚才更亮了。
“以后还是别这么做了。”他说,“你也不需要屋里的东西……这没什么意义。”
“那可不是。冒险本身就是全部的意义。”
谢纯熙说着,轻快地跨过了路面上的一道水沟。这道小溪一般的水渍从一条小巷里蜿蜒出来,巷子里是各种各样的店面和摊位,门前挂着一两个暖黄色的灯泡。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宽阔的大马路上。路的对面有一座高楼,玻璃上嵌满了霓虹灯管,一条条灯光沿着管道像烟花一样上升,升到了尽头就消失了,又换了一个颜色,从最底下出现,如此循环往复。
当红色的烟花再次升起来的时候,谢纯熙转头看向方源。“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啦。”她说,“再见!”
“再见。”他说,“以后你会来吗?”
她那时已经转过身去了,听到这个问题后回过头来,回答了一句什么,然而她的声音被风吹散了,方源没能听清。然后她轻捷地沿着来路向那个繁华的路口跑去。方源看到她的身影逐渐隐匿在了彩灯里,看不清了。
方源在夜风里站了一会儿,也开始慢慢地往回走。几颗小石子儿被他从脚边踢开。在路灯下,酒瓶的碎片和柏油路面上的积水的反光都很明亮,满地都是掰碎了的钻石。

评论
热度(13)
  1. 街灯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线_本初子午线彩虹战记 转载了此文字

© 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